11天了。 好不容易找到了2個小時左右的空檔,走到住宿附近的starbucks,坐在這裡面喝咖啡的時候,覺得真是不真實。如果只是發呆那樣,視野前方的畫面—費城也可以,台北也可以。 但這裡是北京啊。走在路上有無聲的電瓶車,下地鐵站的時候也要記得不能帶防蟲噴霧。砰然大雨的深夜十點,五道口的出租車,喊破喉嚨也招不到一輛。是這樣的北京。 Advertisements

很難形容今天的感覺,最後一天。

這次離開費城,比以前任何一次的離開都艱難許多。

牛津的秋天,像冬天的台北,抬頭看窗,好像總逃不過陰雨。 我也開始在包包裡放傘了,那種折疊式的、小小的一人份的傘。如果要跟朋友並肩走在路上的話,只能尷尬的一起撐傘,或者一起淋雨,又或者兩者之間其實沒有什麼分別。

大學時常聽外地來的同學們談起台北,其中最常聽到的負評(除了台北人「很不nice」之外),就是天氣太壞了。 來了費城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好天氣,回想起來,身為土生土長的台北人,真的沒太多機會神清氣爽的享受「藍天白雲、微風徐徐」這種日子。七八月的藍天等於毒辣的太陽,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小時候看到這種特別漂亮的晴空,便一點也不想出門的心情。

最近兩週身體一直怪怪的。瘋狂流鼻涕、打噴嚏,然後眼睛癢得不得了。 有人煞有其事的跟我說我「黃金葡萄球菌感染了。」(其實應該是「金黃色葡萄球菌」)

大學時歐洲文學史的老師說,aspiration這個字最美的地方在於 他隱含的是一種「不可能的希冀」, 明知不可能依然執著於想望。 之於今天,大概便是「等恆春落雪」吧。

Home of Uninterpreted Facts

Dean Chia's Blog. The content of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 Unported License. To view a copy of this license, visit http: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sa/4.0/. Basically, you are allowed AND ENCOURAGED to copy, modify, and share this content, provided you let others do likewise.

Unprofessional Reviews

說給想聽的人聽。